图片展示

丈夫出轨,我该怎么办?


一、基本资料:


  一般资料:刘女士,28岁,已婚,未育,大学本科学历,在企业做行政工作。身高162CM左右,肤色偏黑,中等偏胖,身体发育正常,无重大疾病史,无家族精神病史。

 

  初始印象:个子中等,着职业装,五官端正,清爽,语速较快,满脸的疲倦,眼睛有些浮肿,笑起来有些勉强,眉头紧锁。

 

  主要症状:害怕,担忧,愤怒,睡眠质量差,食欲下降,伴有情绪低落行为,不愿意与人交往,工作时也常提不起劲。

 

  问题主诉:近5个月来丈夫跟自己基本没有性生活,也很少语言交流,丈夫总是回避,实行“冷暴力”,自己感觉很痛苦。谈到丈夫对自己的冷落,很大原因是丈夫有了外遇,近段时间也找寻到了一些证据,丈夫不承认也不否认,自己内心很矛盾,一方面想通过离婚来解脱,缓解自己的愤怒情绪;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为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而且内心还是在乎丈夫,不愿分手的,但面对丈夫的不理不睬,既愤怒,怨恨,焦虑又无奈。几个月前丈夫开始以各种理由不与自己过性生活,开始以为他是工作压力太大,过于劳累,自己还想方设法给他补充营养,根本没想到他是有了外心。

 

二、评估与诊断:


  1、 因丈夫冷落,出轨引发的婚姻情感危机,社会功能损害不严重,病程不长,没有泛化,属一般心理问题; 

  2、 咨客的自省力较好,悟性高,愿意从自身寻找问题的原因;

  3、 社会支持系统良好。

 

三、咨询目标:


  弄清楚自己婚姻问题的根源,缓解内心痛苦。

 

四、咨询大致过程:


  整个咨询一共进行了八次。第一次咨询时来访者有很强的倾诉欲,一句接一句,情绪也比较激动,咨询师主要做的就是专心倾听和不时地给予共情性回应,提供一个安全可宣泄的空间,并教给来访者一些简单的放松方法。刚开始的两周来访者感觉平常自己整个思绪是混乱的,人也是混乱的,无法思考和专注做事。


第三周开始白天可以集中注意力,晚上还是难过,常要去朋友家。第四周开始情绪比较平稳,基本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咨询师对来访者能在不长的时间里恢复正常的工作状态表示支持和肯定,对她在应急状态的反应进行正常化的回应,帮来访者寻找其他的资源,如她原来的一些健康的爱好:买鲜花或小装饰品、参加一些活动、读书等,目的是让她自己意识到要来关爱自己,给自己内心的空洞填上点东西,让自己充实起来。婚姻情感问题的个案,总是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挣扎和反复,有时情绪和反应模式仍会回到原来的创伤点上,此来访者也不例外。他/她们会反复叙述同一个问题或同一情绪情感体验,需要一段时间来修复创伤情绪也有些反复。尽管有反复,来访者总体上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自我掌控感慢慢的恢复。

 

  咨询中来访者谈到当初与丈夫相识相恋时,自己家人极力反对,因为丈夫各方面都明显不如自己,年龄也小三岁,但自己执意要嫁他。可能也正因为这样差异,在俩人互动中来访者无意识地会表现强势一些,觉得丈夫做事总不能让自己放心和满意。回想起来丈夫有段时间经常显得很沉闷,加之工作压力大,丈夫多次抱怨不能被理解,但之前来访者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第三次咨询来访者还谈到自己可能是有“心结”的,自己在家是独生女,父母较宠爱,但父亲曾经也有出轨的事情,让母亲和自己都很受伤。猜想是否自己内心深处对婚姻是有一些恐惧,不信任的,而且无意识地想去改变丈夫,故让丈夫感到很有压力。来访者表示明知道查丈夫手机,冲动打电话追踪这种行为很不好,但一个人独处时想到丈夫可能正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又控制不了自己。


咨询师帮助来访者找出他们夫妻的互动模式:自己强势、独立,在生活上照顾丈夫,同时也喜欢安排和支配丈夫。丈夫感觉不被肯定、自我空间小,做事让妻子不满意时易采取回避方式。当丈夫这样时,自己越抱怨,打电话追踪,查看丈夫手机,又越让丈夫觉得不被信任和尊重,更加回避和远离。如此恶性循环,导致俩人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因父亲出轨而受伤的经历也让自己对婚姻多了一份恐惧,对丈夫多了一份不信任,于是更想去掌控丈夫,把握主动,这让内向,自卑的丈夫感觉压力更大,无形中把丈夫推得更远。


  通过引导,面质和澄清,来访者较能接受从不同角度审视自己的婚姻。对自己及丈夫有了不同的理解,对夫妻关系出问题的调节能力有所提升,学习到了跟以往不同的应对方式。第五次咨询时来访者总结:认为自己应对危机的反应是有一定承受能力的,坏事也是可以转化成有利的事,痛苦使自己成长,也增强了自己的耐受性,更能来面对自己、丈夫及俩人的婚姻关系。


咨询师向来访者解释8次的咨询时限的帮助可能是有限的,同时建议找另一个心理咨询师,对她们进行夫妻治疗可能帮助的效果会更好。但来访者表示已问过,丈夫根本不认为自己有咨询的需要。第七次时来访者说意识到自己努力去挽回这段婚姻的可能性很小,离婚可能是需要去面对的,自己好像“美梦初醒”。在经历了一开始婚姻危机的愤怒、抱怨和伤心体验后,现在的情感体验进入到哀伤的阶段,下一步将走向恢复。


第八次,来访者表示尽管自己有时还会有愤怒,怨恨的情绪,但通过前七次的咨询已基本理清自己混乱的情绪情感体验,知道如何去面对丈夫和这段婚姻,而且说发现这段婚姻带给她的并不完全都是糟糕的东西,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在性格,人际交往方面的不足,并有所成长。工作中一些同事说她待人处事有些变化,变得柔和了,也不那么计较,心胸坦荡了。结束时咨询师用了一比喻:当上帝在关上一道门的同时,一定会开启另一扇窗户,比喻生命总有希望。

 

  结果评估:咨询师首先提供一个安全,受保护的空间让来访者尽情地宣泄,并给予适当的共情性陪伴,让她感觉到被接纳。然后通过帮助来访者梳理其与丈夫的情感关系,让她看清楚自己婚姻中存在的问题,并接纳当前的状态。采用资源取向的方式让来访者能充分认识和利用已有的资源,化解情感危机,较好地达到了咨询目标。来访者有完整的自知力,自省能力好,社会功能受损不大,社会支持系统良好是达到目的的基本保障。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Top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梅林路11号深圳青年学院广顺楼107

联系电话: 

0755-83200822 / 0755-83068808      

友情链接 

备案号:粤ICP备15082322号-1

 

备案号: 

粤ICP备150823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