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坏”男孩的心理创伤案例报告


因早年重要客体的丧失而造成的创伤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恰当的处理,会遗留给个体某些心理行为问题,同时在亲密关系中设置障碍,影响个体的身心健康。


本案例中咨询师通过倾听、共情、解释、澄清等技术对一名13岁少年早年丧失重要客体的创伤事件进行处理,使其面对和接受奶奶去世的现实,宣泄掉压抑的悲哀情绪,完成与精神世界的母亲客体的分离;同时,使其接受现实世界中真正的母亲客体,修通其与母亲的关系,从而帮助来访者恢复正常的心理行为功能。在咨询过程中也择时使用行为指导,图画分析,意象对话想象技术,家庭评估,家庭治疗等技术。

 

  一位48岁的母亲李玉(化名)带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残疾讲师团体心理咨询室,开始诉说自己的烦心事(2011年4月,母亲两次单独前来咨询)。

 

  妈妈自述:13岁读初中一年级的儿子偷钱离家出走,到网吧玩游戏、不上学已经一个学期了。儿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有偷钱说谎等习惯,最多的一次偷过2000多元;从4年级开始非常明显,偷了钱之后离家出走不上学,几天或十几天内用完了钱就回家来又想办法偷,曾经偷过父母和爷爷、姑姑、叔伯亲戚等人的钱,有时候通过撬锁或爬阳台到隔壁房间偷钱,偶有偷家里的物件出去变卖钱,经常与网友或一些不明社会份子一起称兄道弟,来往密切,家人用过各种教育方法无效,也曾经多次打骂过,也报过警等,但仍然无法改变孩子的不良行为。本学期更加严重,基本上不回家,也不上学。家人无奈,无助,痛苦,生气,愤怒,有时也想过放弃、不理他,有时也到网吧或网吧周边去等待或碰运气希望能找到儿子回来。妈妈情绪非常低落和沮丧,觉得黔驴技穷了,筋疲力尽,不想管了,也管不了了,想放弃。

 

  小时候儿子经常将偷来的钱分给同学或购买食品给同学吃,目的是希望同学能与自己玩,从小学至初中,学习成绩都是班上中下,有时倒数几名或最后一二名,五年级时考试曾得过8分,家人有批评过也鼓励过,家长希望他能达到70分以上。初中换了一所学校,妈妈全程陪伴接送,目的是老师害怕他逃跑,要求家长必须盯紧。家人感到很无奈,无助,痛苦,愤怒。

 

  儿子出生5个月后基本上由爷爷奶奶小姑姑照顾(一起生活),6岁上小学一年级后回到妈妈身边(周末和假期回到爷爷奶奶家),奶奶三年前因病去世。妈妈从孩子4年级开始放弃了工作,全职盯着孩子接送和管理孩子等,妈妈也爱打麻将和旅游,与孩子情感交流不多;先生没时间管孩子,只有晚上才回家;夫妻为此经常吵闹,感情不和。

 

  2011年5月,妈妈从表叔家将13岁的儿子带来咨询,身高约160厘米,非常瘦黑,头发凌乱,眼睛无神并且恍惚,手臂上有很多蚊虫叮咬的疤痕,一直低头不语,坐下后身体卷缩,不停斜来歪去,讲话声音微小。开始时与妈妈一起咨询,但是气氛非常凝重,自己和妈妈都不想说话,几分钟以后,来访者提出愿意与咨询师单独访谈。截止至2011年11月11日共咨询了15次,加上妈妈最先咨询的2次,共17次,每次1小时。

 

  以下是简要摘录咨询师与来访者(13岁的男孩),妈妈(来访者母亲)的其中一段对话:

 

咨询师:你好,我的名字是廖春燕,你看,我怎么称呼你比较合适呢?

来访者:王涛(化名)(声音微小,几乎听不到,咨询师重复后才听清楚)

咨询师:今天来,你希望我能为你提供哪些帮助呢?

来访者:不知道(声音微小,有点不愿意)。

咨询师: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来访者:不知道。她要我来的。

咨询师:她是你什么人呀?

来访者:不知道,你问她?

咨询师:那她要你来做什么呢?

来访者:不知道。

妈  妈:他不好意思说呗(气氛非常凝重)。

来访者:不想跟你说话(针对妈妈,生气)。

咨询师:那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来访者:让她出去(请妈妈离开了咨询室)。


咨询师:现在可以说了吗?

来访者:沉默。

咨询师:我很愿意帮助你。

来访者:哦!

咨询师:能不能跟我说说关于你的一些好事?

来访者:(傻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我哪有什么好事?

咨询师:那就随便聊聊吧。

来访者:哦(身体卷缩,斜来歪去,讲话声音微小),她才有问题呢,要治疗她。

咨询师:她是家里唯一的问题吗?

来访者:不知道,她就是问题的制造者!

咨询师:你认为她怎么啦?

来访者:她把我的“削笔刀”扔掉了。

咨询师:什么样的“削笔刀”? 那个削笔刀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来访者:是奶奶送给我的(眼圈发红,眼眶里面包含泪水),那是奶奶送给我唯一的一个礼物了!(伤心哭泣)

咨询师:奶奶送给你的!能说说奶奶吗?

来访者:奶奶三年前生病去世了(悲伤的样子,声音细小,眼圈红,擦泪)。

咨询师:你很想念奶奶?

来访者:是呀,奶奶对我挺好的(擦泪)。

咨询师:能说得具体一点吗?

来访者:奶奶疼爱我有100%的好。

咨询师:还有呢?

来访者:姑姑疼爱有70%!

咨询师:爸爸妈妈呢?

来访者:妈妈20%,爸爸是0%,我不想跟他们住在一起。爸爸很凶,工作忙!只有晚上才回家,在家时经常指责批评我,用恶毒的语言骂我是“人渣”、“废物”(痛哭流涕,哭声很大很悲伤,头卷缩在两腿之间),我恨他们!他们讲话也不算数!

(咨询师,支持、安慰他,为他递纸巾。)


咨询师:听起来好象你感觉到奶奶小姑比爸爸妈妈更加疼爱你是这样吗?

来访者:是呀!我从小就和爷爷奶奶小姑姑住在一起的,他们对我很好。

咨询师:爸爸妈妈呢?

来访者:我六岁读书才回来,她们整天就盯着我。

咨询师:她们是怎么了呢?

来访者:我对她的恼火达到100%,仇恨20%(包含有愤怒),我永远都不再相信她了,她是骗子,讲话不算数。她也是催泪弹,时不时催我流泪(指的是妈妈)。

咨询师:能具体说说吗?

来访者:她说不动我的东西,但是她竟然把我的“削笔刀”给扔掉了。

来访者:她(指妈妈)现在的温度高达5万多度,从自己3、4岁开始,温度从37度不断往上升,到一年级时达57度,四年级达到800度,自从初一开始高达45000度,他(指爸爸)现在是1000多度,我自己是0度以下(或0下几十度),自己和父母是火星撞地球,水火不相容,我认为父母不能溶化自己,所以我只能逃跑(离家),我认为自己和她(妈妈)之间相差5万光年的时间和距离,因此感到很无奈、很无助。

咨询师:(她)为何要扔掉你的“削笔刀”呢?

来访者:她说看到那个东西就讨厌,又脏又旧(气死我了,她都不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

咨询师:它有奶奶重要吗?

来访者:死劲点头(大声哭泣)。

咨询师:支持、安慰他,为他递纸巾。

咨询师:(等来访者哭泣停止后)如果现在奶奶还活着的话,你猜奶奶希望你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呢?

来访者:奶奶希望我好好学习,听话,开心。

咨询师:你不想让奶奶失望吧?

来访者:嗯,但是做不到。

咨询师:你想,如果你现在做一点什么,奶奶就会开心一点呢?

来访者:学好!

咨询师:能具体说一下准备做一点什么吗?

来访者:沉默(在思考)

咨询师:能让她(妈妈)进来吗?

来访者:抬头看了一眼咨询师(不作声,但也没说不同意)

咨询师:咨询师到门外请妈妈进来。

来访者:低头(没看妈妈)

咨询师:(问妈妈)你知道“削笔刀”的事吗?

妈  妈:不就一个破“削笔刀”嘛?是我扔掉了。

咨询师:你知道“削笔刀”对你儿子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妈妈盯着儿子,无语。来访者还在低着头,很愤怒的样子。


咨询师:你想和儿子说点什么吗?

妈  妈:沉默。来访者也沉默。

妈  妈:约一分钟,说了一句“对不起啦”。

来访者:沉默(还在低着头)。

妈  妈:小气鬼,对不起啦,都是我不好,不应该扔掉你的。

来访者嘟着嘴(动了一下身体,坐直了腰),撇了一眼妈妈。

咨询师:妈妈是奶奶的什么人?

来访者:看了一眼咨询师,没出声(心里知道是奶奶的女儿,没有之前那么讨厌妈妈了)。

咨询师:如果奶奶地下有知,她希望她女儿和外孙怎样生活?

妈妈和来访者:(都沉默,在思考,俩人面部的表情松了一点)。

咨询师:(对来访者说)现在你能看一眼妈妈吗?

 

  来访者沉默(头低下后慢慢抬起一点想看妈妈)。

 

  咨询完后来访者与妈妈一起回家了,住了三晚后又跑了一周。之后回家住的时间越来越长,咨询中仍有一次跑到外面住了十多天被亲戚送回来。

 

  此后,经过了几次的情绪处理和设法与妈妈联接,并让妈妈回家后尽量找到“削笔刀”,后来妈妈真的找回了“削笔刀”(原来是妈妈讨厌儿子总拿着奶奶的东西玩,怕影响他学习和心情,为防止他总想着奶奶,妈妈将它藏在抽屉里面,不让儿子玩。所以只能说是扔掉了,后来找到还给了儿子)。


来访者很高兴,妈妈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对他有这么重要。刚好不久是今年的端午节,让妈妈利用节日拜神时,让来访者再一次与奶奶做告别的仪式,让他面对着奶奶的灵牌说出多年想说的话,让压抑悲哀的情绪得到宣泄,完成与精神世界的母亲(奶奶)客体的分离;同时,使其接受现实世界中真正的母亲(妈妈)客体,修通其与母亲的关系,从而帮助来访者恢复正常的心理行为功能。

 

  对于来访者王涛来说,很小就离开了母亲,出生5个月后基本上由爷爷奶奶小姑姑照顾,奶奶和小姑姑成了替代的母亲,奶奶100%的疼爱成为了王涛最重要的客体,奶奶在三年前去世,王涛没有完成分离的过程。奶奶送给他唯一的“削笔刀”(奶奶的替身)又被妈妈扔掉了,对妈妈更加憎恨,更加不能接纳妈妈进入母亲的关系角色,所以是火星撞地球,水火不相溶。

 

  其间有三四次咨询通过意象对话想象技术和绘画分析治疗,帮助个案处理负面情绪和情结,在潜意识层面帮助个案建立正向的情绪体验和行为方式;帮助个案发展了新的有效的行为模式和处理青春期性躁动问题。

 

  同时,家庭评估一直贯穿始终,从个案的品行问题:偷窃,撒谎,逃学,离家出走,网瘾,亲子关系障碍,人际交往障碍,情绪感受、情感体验障碍,认知行为障碍等问题转化为家庭关系问题。通过评估家庭,探索孩子症状出现的背景和原因,探索行为背后的心理机制。

 

  2011年9月1日,来访者已经正式回到新的一所私立学校重读初一,并当了班长,每天5点多起床,多数是自己做完早餐吃好后第一个到达学校,与老师关系良好,与同学关系也不错。11月11日最后一次咨询时,成绩已达到了年级前10名了,并且自己定了本学期的目标:要达到全年级前5名。全家人为他高兴,回到了往日的开心愉快的日子。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Top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梅林路11号深圳青年学院广顺楼107

联系电话: 

0755-83200822 / 0755-83068808      

友情链接 

备案号:粤ICP备15082322号-1

 

备案号: 

粤ICP备15082322号-1